武义老赖黑名单怎么查询

武义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及老赖黑名单查询网址 http://shixin.court.gov.cn/


执行难一直以来都挺让法官们头疼的问题,为了躲避执行,“老赖”们东躲西藏,要想找到他们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只要一有“老赖”的消息,无论白天黑夜,无论刮风下雨,我们的执行法官们都会像打了鸡血一样随时出动。





短信半夜来传讯

“叮咚!”条件反射,洪法官立马从床上坐起来了,点开手机短信——“您好!临控对象浙江省金华市兰溪市陈某某于2016年4月13号10点45分出现在浙江省金华市武义县某某宾馆,请予核查处理”,这周是他值班,此前已经有4个老赖落网,平时这些老赖东躲西藏,难以寻找踪迹,每次看到这种短信,洪法官就会莫名的兴奋,但看看旁边睡着的美丽妻子和可爱女儿,心理又有点内疚,本来答应周末带女儿去芝偃看油菜花,可是一个短信让女儿美丽的小愿望破灭。洪法官立马收回悲伤情绪,边穿衣服边截图短信,上传微信群:“武义抓人,有谁陪我去?”,“我!”陈法官秒回,此时,他正准备关机睡觉。当晚,陈法官与洪法官两人从兰溪赶往武义老赖藏匿的宾馆,将睡梦中的陈某某抓了个正着,陈某某无奈的说:“你们法院也真是够拼的,觉都不让人睡!”陈法官与洪某将老赖从武义带回兰溪,给予拘留十五日的处罚,果断地送往拘留所执行。当事情忙完时,已经凌晨3点多了,离上班时间也仅剩下5个小时,“又要打地铺了!”两人会心一笑、互相调侃着,因为他们知道,5个小时后,他们还要接待很多当事人,每人桌子上还堆着三四百个案卷!




二十年旧债抹不掉

当年还是20多岁的“小华”,欠了吴某4万多元,4万多元在20年前可不是个小数目,可借了钱的小华真是个十足的老赖,玩起了人间蒸发。执行局干警们每年都前往小华兰溪家中寻找,申请人吴某自己本人也蹲守在小华老家数月,结果就是没有小华的踪迹。后经多方打听,华某在新疆做起了小生意,娶妻生子,可新疆这么大,具体在哪个位置,谁也不知道。一晃就20多年,当年的小华不再年轻,脸上长了皱纹,头发也变了,成现在的“老华”,老华自认为20多年的旧债应该变成了死债,自己终于可以重见天日,不用再像过街老鼠一样东躲西藏。2016年4月,老华回了一趟老家,但老华警惕性较高,懂得“此处不可久留”的道理,在家里待了两天,就购买了4月30日从金华开往上海、从上海开往新疆的火车票。


“叮咚”“您好!临控对象华某购买了2016年4月30号08点26分从金华开往上海虹桥G7364车次火车票,请予核查处理”。承办人陈法官简直不敢相信,不敢确定这个“华某某”就是积案多年的“幽灵老赖”。4月30日,陈法官带着同事前往金华火车北站,将拎着大包小包正准备上火车的“老华”逮了个正着,刚开始“老华”还不死心:“你们抓错人了吧。”可是老华手中的身份证和火车票直接揭穿了他谎言。老华被处以拘留十五日的处罚,老华的家属支付了大部分欠款后,剩余欠款,双方也自愿达成了履行协议。时间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容貌,但却抹不掉他身上背负的“债”!





绿叶丛中一点红

“你现在已经正式成为执行干警了,从此要把自己当成女汉子!”这是郑法官开始办执行案件时,执行局长对她说的一句话。以前,她是执行局的内勤,主要负责后勤工作,每当她看到执行干警们不是外出抓人、出差,就是在抓人、查控的路上,办公室总是像菜市场闹哄哄,每天身边围着一群人,偶尔还有人扯着嗓子乱骂一通,心里就为执行干警们担心,可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成为一名执行干警,而且是全院执行系统唯一女执行干警。

晚上6点30分,郑法官刚坐下来吃晚饭,就收到短信通知:“被执行人王某现在出现在杭州江干区的某网吧”,匆匆吃完饭,郑法官约上值班干警,马不停蹄地从兰溪开车到杭州,晚9点左右抵达杭州,此时,老赖王某还在网吧惬意地听着音乐玩着游戏。面对身高180的汉子,郑法官毫不怯场,确认身份后,直接将王某带回,给予拘留十五日的处罚。当到达兰溪时,已经凌晨1点半了,天下着大雨,本应该像每一个爱美姑娘一样睡美容觉的郑法官,此时还奔波在去往拘留所的路上……

 

这是一个崭新的群体,有刚进入法院队伍的,也有做了十来年执行的;有审过交通事故的,也有审过刑事案件的;这是一个富有活力的群体,平均年龄32岁,每月人均外出勤20余次、加班30余小时;这是负有压力的群体,人均累计存案300余件,月均结案20余件;每人月均接待当事人400人/余次,接听电话500余次;这是带有使命感的群体,有被骚扰过、谩骂过,甚至威胁过;也有被家人埋怨过、不理解过;甚至有想放弃更换部门过。但在披沥汗水与泪水的路上,一直有你,有我,还有他。

有诗赞曰夜静本当安睡时,
手机铃响接通知。
但闻老赖将逃遁,
出警擒拿未可迟。


 

 

兰溪法院丨唐肖琴



相关阅读

武义老赖黑名单怎么查询

武义老赖黑名单怎么查询

武义社保电话人工服务

武义市区哪里好玩

武义哪里好玩啊